序章·梦回至爱

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,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初遇篇·题记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自歌曲·锦鲤抄 
序·梦回至爱
  “墨鲤……”躺在床上的俊秀男子,身着一身月白色裹衣,那张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飞扬的剑眉下,是一双深邃的眼睛,里面尽是黯然,好看的薄唇有些开裂,虽然一脸病态,却丝毫掩盖不住那高贵的气质及那出众的才华。
  他呼唤着,似远古的呼唤般,将坐在床边一把乌黑通透的紫檀木椅上,已然熟睡了的绝色女子给硬生生地唤醒了。
  那绝色女子缓缓睁开那双乌黑绚丽的眸子,霎时间,点点星光布满那双眸子,好看极了,她那张樱桃小嘴略微张开。
  她伸出那双白皙嫩滑的小手,揉了揉那双有些朦胧的双眼,手腕上那串闪闪发亮的银铃也随之发出“叮零零”的清脆响声,然后使劲甩了甩那头亮丽的长发。
  她整了整自己那略微有些凌乱的衣裙,随即一脸担忧地握住男子那因病而显得极白的手,细而长的柳眉紧紧地皱着,心疼地问:“瑾轩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我马上给你去找大夫!”
  说着,她那张白嫩绝色的小脸上两道清泪缓慢而醒目地滑落下来,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滴落在男子的手背上,要多显眼有多显眼。
  只是那一眨眼的功夫,那女子便哭得梨花带雨,那张绝色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,任谁看了都想要好好疼爱一番。
  她刚想要抽出手,起身去寻大夫,却被俊秀男子温声叫住。
  “鲤儿,别哭了……”
  男子那张病态苍白的脸上一抹温暖的笑容,深深地刻映在女子的心尖儿上。
  “鲤儿,不用去给我找大夫了,我活不了多久了,现在不过是用那些珍惜的药材吊着……” 
  男子脸上那一抹自嘲的笑容,以及那嘲讽的语调,都深深地,像锋利的刀子般刺痛了女子柔软的心房。
  女子忍不住有低声抽泣起来。
  “鲤儿 ……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……我承诺不了和你一起相守一生,我只盼望下一世能与你白头偕老……”
  男子那悲凉的语气,回荡在女子的耳畔,久久挥之不去。
  “不要!”
  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  墨鲤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而光滑的额上早已是香汗淋漓。
  她被这个梦境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梦实在是太过凄凉、太过真实了。
  瑾轩和昕妍去世,离现在已经有三年了,在这三年里,自己已经说不清做了多少次这个梦了。
  她自己也不清楚,和倾忧分开后,这三年里,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地过了这三年的。
  她垂下眼睑,细细盘算着倾忧这次应该会处理好沐国的事后,来夜国祭奠一下自己九泉之下的好友……
  她猛然抬起那双如昔日般,依旧绚丽的墨瞳,只不过这次,不同以往的纯净清澈,她的眼里多了份坚毅与决绝。
  她慢慢起身,换上以前时常穿的绣着紫竹的墨色襦裙,随意挽了挽发,在发间插上一支玉石步摇,略施粉黛,便美若天仙。
  她踏着那双淡绿色绣花鞋,推开那扇竹门,朝山下的集市走去。
  序·完
  

·杜绝抄袭

文案·《锦鲤抄之墨鲤》

笔名:cheryl墨染

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,回忆开始后安静遥望远方。“呼......呼......";又是这个梦,自己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这个梦了,梦境的真实、凄凉,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。她整了整自己那有些凌乱的衣裳,理了理贴在前额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的发梢,光滑白皙的手指悄然抚上心脏的位置,”怦......怦......";她依稀记得瑾轩临终前的那番话语。她叫墨鲤——墨离——莫离,和相爱的人永不分离,也许这就是她名字的由来,“呵......”她自嘲地笑了笑,什么莫离?到头来还不是自己一个人看不清......实在可悲......再见,世界。再见,倾忧。

·杜绝抄袭

上一页
下一页